热门搜索:

反正有时候是杀羊让他们吃有时候呢是赏赐更多的钱粮

时间:2019-06-12 12:46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是去樊城赶上了战事,试问真就一定能起到决定性作用?说起来孙策还是没有看到本质上的东西,如今最为重要的,并不是他还有多少人马,这个绝对不是最大的问题,而是到底能不能赶上樊城的战事,这才是最大的问题。因为只有赶上了樊城的战事,那么曹操才
 
会改变
 
    主意,让兖州军在樊城外的人马和凉州军死磕。哪怕江东军人马少了,但是就不能再调兵来樊城?所以江东军的人马多寡,绝对不是最大的问题,人再少,终究怎么也得有个近万人吧,而曹操所看重的,绝对不是江东军来多少人,而是孙策他到底还能不能赶上樊城
 
的战事。
 
   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,不过这个孙策没看到,可却不代表周瑜他们都没看到,显然,他们都明白,如今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那个。曹仁那边儿基本上和孙策这边儿一样儿,当然他可没有什么谋士,但是不管是郭淮,还是说曹真,都是比较有头脑的将领,唯独就是牛金,
 
他确实和两人不能比。至于说后带兵来江夏的,他则是带兵去攻取江夏其他的县城了,而没在
 
    这儿。所以如今跟着曹仁北上的,就只有郭淮他们三个,不过哪怕少个李典,那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呢,所以就更别说是有曹仁、郭淮还有曹真了,至于说牛金,这事儿忽略他也没关系。在郭淮看来,凉州军肯定是有动作,至于说是什么,他确实是不知道,所
 
以己方
 
    要小心,这事儿不小心不行啊。而曹真也是这么个想法,牛金倒是没说什么,就是在那儿一个劲儿点头,显然他是很赞同郭淮和曹真的话了。最后曹仁说道:“伯济和子丹所说不错,如今正值多事之秋,我军确实,不得不防啊!”然后几人又说了几句,郭淮他们就
 
告辞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晚上大营的营防,是比以前更加严了,显然,曹仁还是比较谨慎小心的,毕竟他可不想看到己方损失多啊。而孙策那边儿呢,自然是更严加防范,就怕凉州军有什么动作,比如说来个夜袭什么的。其实王平他们真就没有那个想法,毕竟这他们才来没多久,所
 
以还没休息呢,这显然是不会来进攻,如果说是来好几日了,那么确实,就没准了。凉州军大营,
 
    王平是设宴招待木马,说起来王平的人,加上木马,真就没有几个,所以别说如今才黑天没有太久,就算是晚点儿,都无所谓了。毕竟才那么几个人,所以摆酒宴也没有多久就搞定了,确实,真是很快。木马一看,王平对自己这么客气,他当然是更加尊敬王平,确
 
实是把
 
    自己的姿态放到很低。要说他本来就没认为自己在凉州军中有什么地位,而且平时凉州军不少将领,都是怎么对他的,他实在是感触太深了,所以如今王平对他这么客气,他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。哪怕木马也清楚,这可不是因为自己如何如何,是因为自己主公,但
 
是王平做到了这样儿,那就足够了。不管他是看在谁的面儿上,至少是对自己这样儿,那就够了。
 
    王平是和木马两人吃好喝好了,主要是木马,王平对这个没什么想法。而木马呢,虽然凉州军的伙食还可以,但是毕竟是急行军,谁都想着能早点儿到达目的地,所以自然是不会把精力放在吃上,所以自然是风餐露宿,也吃不到什么好吃的。但是到了大营这儿,那
 
就不一样儿了,而且王平可是从汉中来,那汉中,不单单是个大郡那么简单,更是钱粮充足的地方。
 
    而且马超每个月都给汉中多少物资,那都不用说了,所以王平从那么一个地方来,还能缺东西?说起来汉中就是缺人,缺少真正的大才,其他的,真是,都不缺。毕竟除了张既之外,其他的不管是王伉庞柔,还是说王平,他们可都不能说是什么大才,至于说以前张
 
鲁手底下
 
    的那几个,后来投靠了凉州军,如今也还在汉中做事儿的,哪有什么大才?有本事的都让马超带走了,要不就是去了别的方,像是阎圃,如今在荆州跟着别人守城,杨任在司隶……不过对马超来说,其实汉中有张既他们,如今来看,是足够了。当然了,像是之前曹
 
操带兵
 
    去进攻汉中的事儿,马超认为基本上是不会发生了。当然了,退一万步说,就算是再次发生,又能如何?除非曹操投入很多兵力,而且还得带不少将领,要不然的话,马超认为就像上次一样儿,哪怕县城被他们占几个,最后己方也一样儿是能夺回来的。毕竟汉中除
 
了将领没几个之外,其他的,真就不缺什么,这是一点儿都没错的。王平大帐中,一顿晚宴,他和
 
    木马都是宾主尽欢,算是都吃好喝好了,完事儿后,王平让士卒撤下残羹冷炙,最后和木马聊上了,当然他肯定是问了,这主公都有什么指示。说起来王平确实是没收到自己主公给他的什么书信之类的,只有他给马超,却没有马超给他。所以最开始他知道木马来的
 
时候,
 
    也确实是惊讶了一下,他也不可能不如此,毕竟木马这绝对算得上是奇兵了,所以真用好了,还有什么太多担心的呢。虽说王平不认为能一下就给联军逼退,那估计还不可能,但是就这么一下,却是能让己方再在这儿多拖住联军个五七八日,而这还是没有问题的,
 
不是吗。
 
    所以对此,王平可以说是满意了,毕竟比他之前所预想的,还要好。这个人其实就是这样儿,如果说现实比他所预想的还要坏的话,那么他心里多少都是会有不满的。可要是相反的情况,如果现实比他所预想的要好,那么他怎么都是有满意的地方的,不是吗。而如
 
今的王平,其实就算是后者。毕竟他根本就不知道木马要来,所以马超派他来这儿,让王平觉得是
 
    意外之喜,那么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。至于说自己主公没告诉自己,那还算个事儿吗?毕竟王平很清楚,自己主公每日那么忙,要处理那么多事儿,他可能什么事儿都告诉自己?显然是不会,所以这事儿自己比知道,那还是很正常的。当然了,王平还是希望这事儿
 
自己早
 
    知道,可惜结果不是这样儿。王平在大帐和木马聊着,等他把想了解的都了解完了之后,他便让士卒带着木马他们去了早给他们安排好了的大帐去休息。木马也知道,王平这是送客了,所以是赶紧和王平告辞,王平是亲自给木马送出了大帐。要说他不用那么客气,
 
可显然
 
    ,王平还是看在自己主公的面子上,这么做了。而如此做法,最大的好处,那绝对是莫过于此时木马的心情,还是那话,哪怕他心里都清楚,王平不是给自己面子,是自己主公的。可对于王平能如此做,他还是心里感激,毕竟这他在凉州军的地位,就不用多说了。
 
之前在马超身边儿,他还算好,毕竟郭嘉崔安他们都不是一般人,所以自然也没那么多歧视什么的。
 
    可回了长安后,就一下掉到地狱中去了,可以说要是没有陆逊在的话,他木马真得给在长安的那些人给欺负死。不过还好,有陆逊的帮衬,木马是没什么,但是他的心里,是非常不爽。可即便如此,他也清楚,自己是什么都做不了啊。要说自己主公是,给自己官职
 
了,但
 
    是自己对整个凉州军没有什么功劳,而且还是个异族,所以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心里对自己不满。有人没表现出来太多,更多是放在心里,可有人呢,确实是直接……(未完待续。)
 
 
第三十五章 凉州军夜袭联军
 
    所以都是这样儿,木马那个心,就不用多说了。他也不敢把这个事儿和马超说,所以还好是有陆逊,对他不错,要不然的话,真是,要出问题。所以木马也算是开心地和士卒离开了,去了王平早已给他安排好的营帐。看到木马和士卒离开后,王平是心里暗想,也许
 
还不能逼退联军,但是再拖住他们七八日,那还是没有问题的。自己虽然是没有见过猛兽大军的威力,
 
    可显然,能让自己主公都吃亏的东西,联军估计也挡不住啊!所以王平对自己主公的安排,他是满意的。说实话,这个时候再派人马过来,除非是很多,要不然的话,王平也不认为就真能挡住联军。不过来得人越多,这在路上耽误的时日就越长,而且你还得保证,
 
不被兖州
 
    军阻挡。虽说如今曹操在樊城,就相当于是作壁上观,但是你也保证不了,他就真不让人去阻截己方的援军。当然了,王平也没认为己方会怕什么,可要是没赶上这在这儿的战事,那岂不是白来了?所以王平觉得,自己主公让木马带着猛兽大军过来,其实是没错的
 
,太对
 
    了!而凉州军大营发生的事儿,自然是有江东军和兖州军的探马禀报给了孙策和曹仁。他们不知道王平在宴请谁,不过却都清楚,王平在大帐摆宴。毕竟第一,这个动静不算是小,哪怕没几个人,主要不是王平大帐的动静大,而是大营内,凉州军士卒的动静不小。
 
毕竟不管是在凉州军中,还是说其他的诸侯人马里,只要主将摆宴招待将领,那么怎么都是要犒赏
 
    手下士卒一番的。当然了,这个犒赏,不单单说就是一定让他们吃好喝好,反正有时候是杀羊让他们吃,有时候呢,是赏赐更多的钱粮,主要是粮,毕竟这个时候当兵的,就是吃粮饷的,哪怕是当官的,也是,俸禄更多的还是粮,当然什么布帛之类的也有点儿,但
 
是不多。
 
    所以都听这个官职多少石那个官职多少石,这个石不就是粮食吗,所以这个确实不错。而当主将的,不可能说是宴请己方将领的时候,就不去管士卒,那可真是,要出问题。所以这么一来,大营内的动静,自然是不小,因此,江东军和兖州军的探马一下就知道了,
 
于是赶
 
    紧去禀报给了自己主公(将军)。要说孙策和曹仁知道了消息之后,他们还真是,重视了起来。毕竟他们的情报,是说明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确确实实,凉州军是有将领带兵来这儿了。是,之前探马也看到了,有人带兵来这儿,王平好像还亲自出去迎了一下。但是
 
来的人,只知道是有不到百人的凉州军士卒,其他的,一概不知。谁带兵来的,不知道,也没看到有
 
    什么认旗之类的,所以说这个事出反常必有妖啊,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什么。(wwW.qiushu.cc 无弹窗广告)是啊,这孙策和曹仁哪知道,来的人是异族将领,哪有什么认旗。反正在南蛮那边儿,你要说孟获那样儿的,他是有个帅旗,毕竟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,可
 
木马那样儿的,他有什么啊?是,要说
 
    入乡随俗吧,你来到了汉人的地盘,基本上很多东西,更是要学习汉人的。不过显然,反正这个事儿,木马是没学过来,对他来说,有没有那玩意,都没用,他还是比较现实的,对汉人的一些东西,哪怕他在汉人地方混过很久,可依旧还是不能理解。这个也没办法
 
,毕竟不同民族,有些时候,确实是差矣很大,别说是古代了,就是,是吧,多了不用说,反正都
 
    知道什么意思。而孙策和曹仁,这个时候就很清楚了,之前如果说还没十成确定,那么此时,他们确实是可以确定了,凉州军来人了,确确实实,是某个,或者某几个将领带兵来的。不过是谁,那不知道,比较神秘啊。所以对于孙策曹仁他们这样儿的人来说,越是
 
神秘的人物或者什么事儿,这自己就越不能大意,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,如此才能驶得万年船啊。
 
    之后还是让探马接着注意凉州军大营动向,只要有动静,就马上来禀报。要说孙策曹仁他们确实都不放心,越是这样儿,他们就必须要更加小心。而且他们可不认为这是凉州军故意的,本来是什么都没有,然后王平来了这么一出,是要赚己方。要说这事儿如此,也
 
不是不
 
    可能,但是能骗过自己,能骗过周瑜鲁肃还有庞统他们吗,所以不管是孙策也好,是曹仁他也罢,他们可都没认为这是王平之计。而且也不得不说,这样儿的计,对凉州军来说,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好处,所以那样儿徒劳的东西,他们会做吗?反正自己两人是王平
 
的话,
 
    就绝对不会如此。当然了,两人不认为自己就如何如何了解王平,但是多少,这有些东西,他们还是知道的。如今是不知道凉州军要做什么,因此,孙策曹仁他们是不得不小心谨慎,生怕吃亏。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,也容不得他们不这样儿。毕竟只要突破了凉州军
 
的封锁,他们就能北上樊城,和凉州军最后大战,他们要不战的话,撤退就更好了,那样儿己方的
 
    目的就达到了。可如今这关键的时
 
    了。而比起孙策曹仁他们来,王平木马他们,自然是休息得都不错,因为两人的心情大好,毕竟是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啊,王平是因为自己主公派来了援军,他心里高兴。至于说什么异族不异族的,那都是小事儿,有什么关系吗?反正只要是能拖住联军,这才是最
 
重要的。至于说木马,就更不用说了,王平的招待,让他是感到很满意,而且有人能重视的感觉,确
 
    实是不错。所以和孙策曹仁两人一对比,王平木马两人,可比他们强多了,不说是天壤之别,可也差不多了。所以这一夜,王平木马他们是休息得不错,但是相反的,孙策和曹仁,他们休息确实是不怎么样儿。一夜过后,一大早,王平是让士卒请来木马,和自己一
 
起用
 
    朝食,显然是他对木马很客气。之后两人还练了会儿武,别看王平武艺确实是没那么特别高,但也没有落下过。至于说木马,只能说武艺稀松平常,就是能比普通士卒强,无非就是三流而已,普通士卒那都是不入流的。之后王平和木马商量了一下,到底什么时候让
 
他出马,对付联军。王平对其说道:“如今是贵在用奇,所以要我来看,不如今夜行动,不知木马将
 
    军觉得如何?”木马听后,是微微点头,“如此也好,就依王将军!”木马其实也是这么个想法,其实他就算不这么想的,这个时候他也不敢说什么。而且木马很清楚,自己的话,基本上都没什么大用,所以如今王平所想还正好和自己所想一样儿,那么自己自然是
 
要赶紧同意了。白日,依旧是王平带兵和联军大战,当然其中肯定是没有木马的身影。这个王平也清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