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真是三生有幸啊还别说这木马知道的真是不少

时间:2019-06-12 12:14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
    所以说对木马的猛兽大军,马超真就是有信心。9; 提供Txt免费下载)所以说如今要担心的不是王平那边儿,而是樊城这儿,到底什么时候破城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此时的凉州军,是再一次激烈进
 
攻着樊城,马岱和甘宁自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,可惜这城池,就是不被攻破啊。不过攻城这个事儿,显然不是说你着急就有什么用的。哪怕你再急,也未必就能改变得了什么。就像如今的
 
    马岱和甘宁,可以说他们是很清楚当前的形势了。可以说己方破得了樊城,那么一切都好,要是一直就这么拖着的话,那么王平那边儿顶不住了,孙策曹仁他们来了的话,那己方就该退了。当然他们也知道,那个异族的木马要去那儿,是多少能起到些作用,可再厉
 
害,所能
 
    取得的进展,那也终究是有限的。两人可不认为,就有了木马的二十多猛兽,就能给联军逼退回江夏。显然,这事儿是不可能了,反正自己是不相信这个的。所以最后还是,加快破了樊城,就是最好的了,己方可都等着盼着这个事儿呢。所以马岱和甘宁,身上的压
 
力大,
 
    也着急,可都知道,没太好办法,就只能是尽力。至于说城头的太史慈他们,也是各有各的想法,不过不管他们自己都如何想法,至少有一点,算是比较统一的,那就是己方如今虽说是慢慢不占优了,但是孙策和曹仁他们,只有来樊城这儿,那么基本上己方的危机
 
也就解开了。当然,他们都从自己主公那儿知道了,马超早就派王平去阻截联军,所以这个事儿确
 
    实……在后面观战的马超,明明心里也是想着能早点儿破了樊城,但是他却没表露出半点儿什么着急的心思来,毕竟这还有那么多士卒看着自己呢,自己能那么做吗?而他旁边儿的郭嘉几人,当然是知道自己主公的那些心思,不过他们谁都没说什么。就算是郭嘉,
 
他都没
 
    对自己主公说什么,所以就更不用说是其他人了。崔安倒是和马超更熟,但是要真说起来劝人什么的,他肯定是不行,根本就不善言辞。你要是让他去打仗什么的,那都没有问题,可去说什么,那确实,问题大了去了。如今这还算是不错呢,要是以前的话,就更完
 
了。
 
    连续三次,马岱和甘宁是上去了,然后又被打退,当然了,他们支持的时间,绝对是比以前强,这个是没错。要是没什么进步的话,那就都回家种田去吧,真的。尤其是凉州军占优的情况下,他们不可能没什么进步。再说了,马岱和甘宁可都是大将,确实不一般。
 
而当他们第五次上去,然后又被逼退的时候,马超是果断让士卒鸣金了,五次登城,他已经满意了。<strong>八零电子书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
 
    马超肯定不是个不知足的人,哪怕此时此刻,他比谁都想马上就破了樊城。凉州军鸣金收兵了,马岱和甘宁带兵撤退。他们虽说是连上五次,都被城头的太史慈他们给打退,但是总体来说的话,他们都是满意的。也知道,慢慢来的话,樊城当然就要被己方攻破。所
 
以两人
 
    更是知道,必须要抓紧进攻才行。所以每一日,可以说马岱和甘宁都是特别努力,当然了,人家城头上太史慈他们也都如此,可如今大势在凉州军那儿,所以城头的三人也是无奈。别看还是,能打退马岱和甘宁他们,可他们心里都太清楚了,他们凉州军是一日比一
 
日难对付了。就因为己方士卒不断减少,是,凉州军也一样儿,但是他们本来就比己方人马多,而且
 
    减少的数量,也没有己方多,所以吃亏的还不是己方?王平不知道木马已经从长安赶来了,结果他听说有人往他这边儿来,起初他还下了一跳。不过还好,木马是早派人通知了他,以致于没有发生什么大误会,王平反而还是很高兴,他认为这是主公的后手,自然是
 
帮助自己抵御联军的。王平自然是心里高兴,要说他可听说过木马,所以其人的猛兽大军,就更不用
 
    说了。所以哪怕是都已经是天黑了,可王平却还是亲自带着人马,出去五里,迎接木马一行。可以说他和木马是半点儿交情都没有,但是就看其人是自己主公特意安排过来,对付联军的强有力帮手,王平就得这么去做。哪怕其人是异族,可就冲着自己主公的态度,
 
王平心
 
    里清楚,什么是自己必须要去做的,什么是自己绝对不能做的。说起来他也不可能真就看得上一个异族之人,但是对于自己主公,可以说王平那还是很相信的。所以他清楚,既然自己主公让这个木马来了,那么必然就是自己主公有自己的用意在里,如果说没什么用
 
的话,
 
    那可能吗?反正自己是不信的,因此,他是亲自带人,出了大营五里,去迎接木马。对王平来说,其他的都不重要,但是自己的态度,却是一定要摆正才行。别看自己是如今在这儿的主帅,什么事儿都自己做主,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,为什么自己能有今日,还不就
 
是自己主公?所以,自己如何,都是主公一句话的事儿,因此,要真是因为一个木马的事儿,然后
 
    让自己主公有什么想法的话,那自己可就在主公那儿……木马自然是早就从探马那儿得知了王平往他这边儿赶来的消息,说实话,他确实是有点儿受宠若惊。要说自己主公手底下,就自己这么一个异族的人,所以可以说是好,也是不好。好的话,是因为就自己这么
 
一个异
 
    族,因此,怎么也有点儿照顾。当然这个照顾,是从自己主公那儿来的,木马可不傻,他自然是看得出来,那自己主公可没说歧视异族的意思,所以这照顾自己,也是有。而不好的话,就因为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异族之人,所以木马就算是想和谁说点儿什么,那都没
 
有。更
 
    何况也真是,没谁能帮他什么。也真就是陆逊,对他还不错,那确实是没说的。木马看到王平带兵过来,他是赶紧下了战马,他可不敢托大。哪怕王平一直都在汉中那地儿,可木马绝对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,至少他也听陆逊说过,之前王平在抵御兖州军所立下的
 
汗马功劳。确实,可以说其人也算是自己主公比较器重的一个了吧,其实一想也是,如果说自己
 
    主公不器重其人,可能是让他来荆州?是,更多都是张既的意思,不过张既的意思,那还不是自己主公的意思?所以这木马都明白,因此,他是半点儿都不敢怠慢。充其量,自己不过就是个异族之人,和王平这样儿的将领是没法比的。至少在这个上面,木马他是比
 
较有自
 
    知之明的,别看自己主公能用到自己,可那还是因为自己有那个能力,要不然的话,谁知道你木马是哪根葱?所以木马可不敢在王平这样儿的人面前托大,你看对凉州军的普通士卒,他这个为将的,肯定是要有自己的威严。可面对王平这样儿的将领,他就只能是当
 
孙子了,没办法,不当也不行。他可是知道,在凉州军中,真就没有几个人能看得上自己,所以人家
 
    这么来迎自己,不是给自己面子,而是自己主公的面子,他都懂。王平这个时候也已经下了战马,不可能木马都下来了,他还无动于衷,毕竟两人的官职,其实相差并不是那么特别大,如果说王平是马超,他自然是不用下来,但是他如今来做什么来了,所以……两
 
人一见面,王平是笑道:“阁下就是木马将军吧,真是幸会!”对于王平来说,一个异族都知道汉人
 
    的礼仪,所以自己也不能让人看扁了,让一个异族之人觉得自己还不懂礼。所以木马下了战马后,王平是赶紧也下了战马,而此时,他更是先开口和木马打招呼。说实话,这个事儿未必就非要这样儿,毕竟王平是给自己主公面子不假,但是他作为在这儿的凉州军主
 
帅,他
 
    都带人来迎木马了,而且还都下了战马,至于说谁先说话,他不说话,让木马先说,都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不过因为王平不想让异族的人认为汉人不懂礼,所以他是先开了口,结果这么一说,让木马是更受宠若惊。可不是吗,之前可没有人这么对他,毕竟王平在凉州
 
军也算
 
    是个人物,所以……木马是用他那熟练的汉话说道:“是王平王子均将军吧,得见将军,真是三生有幸啊!”还别说,这木马知道的真是不少,都会用成语。要说异族的人,会说汉话就不错了,至于说会用成语,而且还比较合适的,确实,这个是不容易的。但是显
 
然,木马就会,也算是他在汉人的地方待过,确实是不一般啊。王平闻言一笑,“此处不是讲话之
 
    所,木马将军,和我入营一叙!请!”“王将军请!”说完,两人是各自上了战马,然后他们两人在前,是奔向了凉州军大营。虽然在夜晚,这动静不小,不过就算是联军知道,也不过是看到了凉州军处有动静,至于说他们都是什么人,来做什么,那就不会知道了
 
。毕竟就
 
    算是联军的探马,也不敢靠近太多,尤其是凉州军有所防范,他们是不会让敌军探马知道什么的,所以……联军探马最多是知道有人来了,其他的,就都不清楚了。至于说什么猛兽,可以说凉州军隐藏得不错,至少联军探马是没发现,这就不得不说木马对它们是训
 
练有素,
 
    确实是不错。王平和木马回到了凉州军大营,而没多久,联军探马,实际就是兖州军和江东军各自的探马,都回到了己方大营,向自己主公(将军)禀报了之前的情况。“报主公,有凉州军人马出现,此时已向凉州军大营行进!”孙策一听,他再一问,“有多少人
 
马?”他认为是凉州军的援军,毕竟这个时候,还是凉州军比己方人少,所以马超再派人来,也并不
 
    算什么稀奇的事儿。结果探马说道:“只有百人左右!”孙策一听,只有百人?这个和自己所想怎么不一样儿呢,于是他摆了摆手,让探马下去了,“务必密切注意凉州军大营动向!”“诺!”探马自然是不敢怠慢,应诺后,就告辞离开了。而孙策则是叫是让士卒
 
请来了周瑜
 
    、鲁肃和庞统三人。也就是如今这个时候才刚黑天没多久,要不然的话,太晚了,孙策肯定也不能这么做。当然了,如果说他都休息了的话,那么探马也不可能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主公禀报。毕竟要真是什么紧急情况,不得不禀报的,那没办法,探马肯定要说。可如
 
果不是
 
    的话,显然,他们就不会在自己主公都休息的时候,再去打扰他了。而在曹仁的中军大帐中,也是发生着相似的一幕。他听到探马禀报后,先让探马离开,务必注意凉州军大营动静,然后也是让士卒找来了郭淮他们。对曹仁来说,虽说自己也有点儿想法,但终究是
 
一人智短,所以当然是人多力量大了,自己肯定是要找他们相商的,所以自然得叫郭淮他们过来了。
 
    孙策中军大帐内,周瑜他们三个谋士,此时都已经在座,就听孙策说道:“之前我军探马来报,说……”他把之前探马所说,没有隐瞒,直接对三人讲了。毕竟这事儿还得听听他们什么想法,至少自己是没太多的想法,所以还得问这顶级谋士。可以说孙策确实,他
 
对周瑜
 
    三人还是比较信任的。这个信任,可不单单说是他对三人的本事认可,还有其他很多方面,可以说孙策都是相信的,所以他是直接就让士卒找来了他们,而没有让人通知那些个武将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
第三十四章 木马带兵到前线(续)
 
    周瑜三人一听,觉得这个事儿有点儿蹊跷,并且可不是什么小事儿。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可以说这是三人的第一反应,第一反应,是三人的知觉,真可以这么说。而第二反应,就是三人的分析了。第一个开口说话的,当然是周瑜,就听周瑜说道
 
:“主公,此事是不得不防!”鲁肃这个时候也是说道:“不错,主公,公瑾之言甚为有理,我军确实是不得不防!”庞统最后一个说道:“这
 
    次带兵来的人,探马都没有探听清楚,显然,这其中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事儿,所以主公,确实是要小心凉州军!”三人的话,是有长有短,但是其中一点,却是一模一样,那就是不可不防凉州军。孙策一听,他是微微点头,虽然他也知道,这里面的事儿,确实是
 
蹊跷,可
 
    知道是一回事儿,这到底是什么事儿,显然探马也都不清楚,所以……看到己方三大谋士,他们也猜不到,孙策也就不强求了,所以最后说道:“三位之言,我是牢记在心!如今马超虽然是派人来了,可居然就只有百人,这其中确实是让人忧心,不过所谓是‘兵来
 
将挡,水
 
    来土掩’,我也不相信,在我军严密防守下,真会吃亏!”三人闻言,也是微微点头。显然周瑜他们看到自己主公真是非常重视,他们也就放心多了。不过凉州军的用意,他们终究是不知道,这个确实,也是让他们心里不爽。但是有一点,三人觉得都没错,那就是
 
凉州军肯定是有他们自己的打算,或者说,是马超的意思。显然,那派兵,只有马超那个凉州军之主
 
    能从其他地方调兵来这儿,别人都不行啊。而且要说马超除了派王平来这儿之外,他就没有后手了?显然,这事儿自己几人都是不怎么相信的,所以之前探马所看到的,凉州军来了近百人,确实是蹊跷无比,这其中绝对还有己方所不知道的,不过能不能探听到,那
大营,所以这个……三人都认为,之前在外面,探马都没看清,所以如今到了大营,这更是看不清楚了。这不是“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”,实在是这个事儿,三人也对己方的探马没什么信心。他们认为己方探马所不知
 
道的,应该就
 
    是凉州军所隐藏起来的东西,可他们到底是隐藏了什么,那谁知道了。如果真知道的话,他们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料敌先机,而不是如今这样儿,靠着猜测,说凉州军一定是有什么后手,可这个后手是什么啊,却是没有人知道。孙策一看三人这样儿,再听了他们所说
 
,也知道,三人也不清楚凉州军后手是什么,但是确实,肯定有啊,所以这个……之后孙策和周瑜
 
    他们闲聊了几句,然后三人就告退了。说实话,对他们来说,这不知道凉州军到底要怎么做,他们也都不想多说。因为与其那样儿,还不如多想想,凉州军到底是要做什么。他们才来了不到百人,那么显然,这百人不可能是援军。毕竟就算凉州军那百人厉害能以一
 
当十,
 
    可那才能顶多少人马?要说能以一当百,这个他们可真不相信。毕竟那样儿的人,可不是士卒了,而是将领。毕竟己方和兖州军的人马,可都不是废物,凉州军再精锐的士卒,也做不到以一顶百的,他们能做到以一当十,那就算是不错了,而且还是他们精锐中的精
 
锐才行。所以那来的不到百人,显然不是援军,他们也许是精锐,但不是最主要的,那么更重要的是
 
    什么,这才是问题!周瑜他们三个可没认为,那凉州军就随随便便跑这儿来百人的队伍,那可能吗?就是孙策也没那么认为,周瑜他们三人离开了,孙策看到三人走后,他是微微叹气。说起来孙策是不怕什么,但是如今在这儿,耽误的时日越久,这对己方就越没什
 
么好处,所以确实不是他想看到的。而且他也不得不担心,这己方人马越来越少,真到了最后,就算
 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