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信使把信交给了陆逊先生请看这封信那送到长安

时间:2019-06-12 12:09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  兽大军一去,最多能灭了对方一半,自己觉得就算是不错了,也许还达不到这个效果。但是马超知道,联军败是肯定要败,这个必然,至于说他们退不退,这倒是不好说。不退的话,木马再进攻,他们拿什么挡着?马超虽然不认为他们就一定没注意,但是说起来,
 
估计也是
 
    不太容易办到什么吧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马超都清楚,这还得是己方在樊城这儿,多努力,争取早日破了樊城,到时候就算是联军兵临城下了,那也没有什么大用了,不是吗。所以马超觉得,归根结底,不是说己方要阻截联军如何如何,而是早日破了樊城,就什么
 
都解决了。
 
    对不对。王平是不知道自己主公的想法,如果知道了的话,他一定会感到高兴。毕竟自己主公是能看到根本的东西,这就足够了,这也不枉自己在前线,顶着这么大的压力,和联军在这儿周旋了。而且如果他知道马超给他安排了后手,有“秘密武器”的话,他一定
 
会更高兴,毕竟那样儿的话,确实是能给他减轻不小的压力。此时王平是继续带兵和联军厮杀着,
 
    话说这几日来的厮杀,双方都是个势均力敌,这让他们都不算是很满意。<strong>在线阅读天火大道Http://wWw.qiushu.cc/</strong>毕竟这事儿一次两次,倒是没什么,可每日都如此,确实也不是谁都能接受得了的。对于王平来说,这己方战力不错,就是人马比
 
对方少了,所以这个差距,他们联军弥补过来了。不过随着时日的增
 
    加,难道说己方就不能占优势一回?所以对此,他是不太满意的,认为己方能胜他们一场,可惜却……至于说孙策和曹仁,他们想法就更简单了,对两人来说,这凉州军还没己方联军的人马多呢,可却和己方拼了个平手,这事儿要刚开始一日两日,他们还能接受,
 
但是到了如今这都好几日了,他们确实是接受不了。毕竟己方比他们人多,这一个优势,难道还不能
 
    胜过他们一次?所以两人和王平一样儿,都不满了,因为这样儿继续下去的话,可对己方联军没什么好处,所以这当然不是孙策曹仁他们想要看到的。又一日的两军交锋,依旧是孙翊对上了王平。可以说这几日都是如此,说起来他们还都清楚,这孙翊盯上的人,别
 
人就不用再想了,当然了,如果你认为自己不怕得罪对方的话,那么尽管如此去做,没什么大不了。
 
    没看张辽都知道吗,所以他是不会去做那讨人厌的事儿。他倒是不怕孙翊什么,不过对于王平,知道他武艺确实是没有自己高,所以对他来说,真是没什么挑战啊。在张辽看来,自己怎么至少,也得对上和自己武艺差不多的,再退一万步说,怎么也得是二流巅峰,
 
如此才
 
    算是值得自己一出手,至于说其他的武艺,真就不值得自己如何如何。所以像王平那个武艺,他是看不上眼的,他最低的对手,也得是孙翊那样儿的,那还差不多。当然了,如果说孙策非得让他对付个武艺不怎么地的,张辽基本上也不会去拒绝的,毕竟孙策终究是
 
江东之
 
    主,自己多少都是要给他点儿面子的。对张辽来说,在有些事儿上,自己可以不去鸟儿孙策,不给面子,也没什么。但是在有些事儿上,自己要是不给他面子,终究是个不怎么好的事儿,那样儿的话,麻烦就更多了。麻烦肯定是少点儿好,或者说张辽其实是怕麻烦
 
缠身,这点倒是没错。此时就只有孙翊和王平,两人斗着,而其他不管是江东军的将领也好,是
 
    兖州军的将领也罢,他们都是带着己方的人马杀着凉州军的士卒。这个倒是没错,因为凉州军就王平那么一个将领,所以倒霉的肯定就是凉州军士卒了。他们要是武将的话,那至少还是能和张辽他们周旋一下,可这普通士卒,还能是张辽他们的对手?显然,那是不
 
可能的。
 
    王平对于自己对上孙翊,或者说是对方盯上了自己,而没有别人什么事儿,他其实还是知道的。或者说,王平其实很清楚,要是换成是张辽那样儿的武艺,自己这早就败了。也就是孙翊吧,自己还能和其人周旋那么几十回合,不过多了也完,这自己都清楚,不过这
 
几日可
 
    都是在关键的时候,自己就下令收兵撤退了,当然孙策曹仁他们也都是如此想法,要不然的话,就不是之前那样儿了,不是吗。毕竟王平是很清楚,如果所孙策曹仁他们没那个带兵撤退的心思,那么是一定还得让他们联军多追己方一会儿,哪怕就是这么一个态度,
 
也是足以让自己不得不谨慎对待了。可显然,自己是看出来了,也比较明显,无论说是孙策,还是
 
    曹仁,他们可都不希望自己一方损失过多,所以……因此,王平觉得,也许是可以利用他们的想法,慢慢拖住联军。当然他也没指望着这个能成功多少日,如果说一次两次,也许是没什么大问题,毕竟孙策和曹仁确实是那么个想法。可时日久了,只要一多,他们肯
 
定也是
 
    接受不了,毕竟他们是希望早到樊城,这个自己明白,这也是没错,所以自己也不好说,他们什么时候,就一下不这样儿了。当然王平并不是说就怕,主要是如果不这样儿的话,己方如何拖住他们联军?本来这人马就没有人家多,这要是再和他们来几次大战,己方
 
损失越来越多,之后己方可能就没什么人马了。当然是,他们联军也会剩下太多,但是这个……
 
    孙翊和王平斗了近六十回合,王平和他,此时都是大汗淋漓,这个时候,王平知道,该撤退了,不退不行。不说自己支持不了太久,就是己方士卒,和联军死战,这时辰越久,己方伤亡就越大啊。所以当然是赶紧退为上,所以他是对着己方士卒大喊道:“全军撤退
 
,撤!”对于主帅的军令,自然是没有人不听,关键是谁在能保住小命儿的时候,还去玩命儿呢?这
 
    人不是说就一个没有,但是确实,真是太少了,反正凉州军中,是绝对没有几个就是了。至于说联军,当然也是一样儿了。而此时的孙策曹仁他们一听,这王平又有带兵跑,两人也没多说,也是让手下士卒收兵,回营。确实,他们就和王平所想一样儿,这个时候确
 
实是想
 
    保住己方更多的人马,所以才这样儿。要不然的话,他们还真是担心,顾虑,到时候就算是突破了凉州军防线,到了樊城,可能也没有多少人马可用了,那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的。但是从如今来看,王平是知道了两人想法,所以他都是故意如此的啊,所以真是,可恨
 
可气!
 
    凉州军撤退了,在王平带领下,回到了己方大营,而联军也是一样儿,在孙策和曹仁的带领下,他们也离开了战场,回了自己大营。对王平来说,这孙策他们没让己方士卒来追,这就是他最想要的,也是他觉得最不错的一件事儿了。当然他们就是来了,自己也不怕
 
他们,确实,就是唯战而已,谁怕谁啊,自己既然是敢带兵来这儿,就真是,不怕什么。如果不是
 
    己方人马确实是比人家少了,这自己这个时候都不会下令收兵撤退,所以……从樊城离开的送信士卒,也就是樊城马超的信使,是马不停蹄地来到了长安,有士卒去骠骑将军府,去禀报陆逊,这时候,他正是在这儿呢,所以士卒自然是一下就找到了他。“报先生,
 
有主公
 
    信使来见!”陆逊一听就知道,这自己主公是又有事儿让自己做了。其实自己早就已经是习惯了,自己主公派信使来,好像从来都没有好事儿,当然这个也是肯定的,是每次都得让自己做这个做那个。不过好在陆逊是没什么怨言,毕竟当这骠骑将军府的长史,他就
 
已经是
 
    注定了,并且自己主公还把长安交给了自己,所以有些事儿,就只有自己能做,这是肯定的。对陆逊来说,这是自己主公对自己的无比信任,毕竟把长安交给了自己,可不是简单把一座城池交给自己的事儿,而是把凉州军的前途,把自己主公的一家老小,都托付给
 
了自己,所以陆逊都懂,也知道,自己是责任重大,所以他从来都没敢怠慢。毕竟他可清楚,自己真
 
    是责任重大,其他的都好说,可自己主公那么看重自己的家人,所以无论如何,自己都得保住自己主公的家人。要说如今天下那几路诸侯,不管是曹操也好,是孙策刘备他们也罢,陆逊可都知道,他们都是要做大事儿的人,所以没有一个真就要祸及家人什么的,所
 
以说哪
 
    怕自己主公家人落到他们手中,他们也不会如何,相反,还得是好吃好喝,当宝贝一样儿,只有那么去做,才能得天下人心,所以说什么对他们来说最重要,他们自然是分得清楚。只要不是什么深仇大恨,血海深仇的,真就没有说就把敌人的家人都给灭的了,那太
 
少了,确
 
    实。如果说人都那么干的话,那天下只能是更乱。至于说什么斩草除根之类的,那确实,是真有人那么做,那倒是不假,不过基本上都是杀了仇人敌对的直系后人,是这个,而不是说把对方的家人都给咔嚓了,太少了,真的。而且真要是那么做的,基本都是暗中进
 
行的,拿到明面儿上的,确实是不多啊。此时信使已经进了屋中,先给陆逊施礼,然后陆逊一笑,
 
    “这,信使一路辛苦,不知主公信在何处?”信使把信交给了陆逊,“先生请看!”这封信,那送到长安来,绝对是不容易。不说两匹马要跑多快,就是信使要绕路,绕过兖州军他们,就耽误不少,而且还不能被他们的探马给发现了。而要真是被发现,最后又要如
 
何去做,那
 
    信使早都有自己的打算。反正无论如何,信都是不会落到兖州军手中的,这个是必然,也是最基本的。此时陆逊展开自己主公的信这么一看,他是眼眉微挑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
第三十一章 长安动木马出击
 
    这时候,他是都明白了,自己主公要做什么,要让自己怎么去做。同时陆逊可以说也是更加清楚,如今对己方的形势,其实也不是说那么太好。这王平带兵阻截孙策他们,确实也只能是一时半刻,可要是在这个时候己方破了樊城倒是好说,但是没破呢?所以对于自
 
己主公所说的,陆逊是接受的,他也认为是如今最好的方法了。并且也想到了,八成这个想法是郭
 
    嘉提出来的,而不是自己主公想到的。马超自然没在信中说是郭嘉谏言什么的,就简单说了几句,让陆逊告诉木马,赶紧带着猛兽大军,去帮王平。当然木马可不能只带着猛兽大军,那实在是太可怕了,必须得有凉州军的精锐士卒跟随,那才行。对还不能是普通士
 
卒,必须
 
    是精锐才可以。毕竟真要是有哪个猛兽直接跑出来的话,虽说有木马在,基本上是没有问题,但是这个事儿,谁又能保证得了呢?所以说只有精锐士卒在,他们基本上是能躲开,可一般般的士卒,基本上就要躲不开了,所以自然是得有凉州军中的精锐士卒护送他们
 
才行,
 
    要不然的话,马超也不放心啊,就这,他都不放心呢。陆逊写了亲笔回信,交给了信使,让他带回樊城。当然这个也是必须要注意,不能落到敌军的手中。当然了,这肯定没之前马超亲笔书信来得更重要,这个是肯定的,不过就算是没马超那封重要,可依旧是不轻
 
,所以信使自然是不敢怠慢,拿着信,就离开了。本来陆逊还想着让其多休息一会儿,不过如今来
 
    看,有些事儿是必须要马上进行的,不能耽误,所以也是没有办法啊。信使离开了,对于己方的信使,可以说陆逊还是比较了解的。尤其是自己主公安排下来的事儿,可以说绝对没有人耽误,也没有人敢那样儿。真正了解自己主公的可都知道,别看平时,自己主公
 
看着那
 
    样儿,好像没太大脾气。是,平时也没什么事儿能让他发火儿,所以确实是如此。可真要是有什么事儿让他生气了的话,那么就可能要出大事儿了。陆逊毕竟也在马超身边儿挺长时间,所以对于马超那个脾气,他还能不知道吗。真要是发起火儿来,大的话,那是除
 
了自己
 
    主公的家人外,其他人估计都很难劝住,所以也真是……千万是别惹他,要不然的话,真就要出事儿啊。至少陆逊知道,自己主公真要是发疯的话,自己是绝对劝不住的。他手底下的人,只有极其个别的几个,也许说话还能有点儿用,可这些人中,肯定不包括自己
 
就是了。还别说,陆逊是有
,他也算是了解,更是受到他父亲木鹿大王的影响,他也知道不少东西,对于汉人的谋士军师那样
 
    儿的人,可以说他是比较敬畏的。因为他清楚,有人能顶十万人马,甚至更多,所以是什么情况,他都明白。更何况在南蛮的时候,要说凉州军真就比孟获的南蛮军强?是,木马也承认,己方的人马,是战力挺强,但是孟获那南蛮军那么多人,最后还是败了,这个
 
却是不得不说,是马超手底下那些谋士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要不然的话,木马也自然是认为凉州军
 
    也是如今的自己一方会胜,但是最后的损失,肯定也会更多,所以因为有了顶级的谋士,这己方的损失,在南蛮就变少了,这不得不让木马动容。所以说一个顶级谋士顶十万人马,其实并不为过,还可能要超过这个。所以木马他当然是知道陆逊的本事,知道其人的
 
厉害,
 
    因此,他对陆逊是非常尊重,本来他也不傻,知道自己这么个异族的人,在自己主公手下做事儿,本来就被大多数的人看不起。毕竟他们都是汉人,就自己一个异族,所以这个……难得有真正不歧视自己的,就只有像伯言先生这样儿的人,所以木马心里也清楚,只
 
要和陆
 
    逊搞好关系,那么就算和其他人关系都不怎么样儿,都没什么大事儿。毕竟木马可是知道,那陆逊陆伯言在马超心中的地位,所以……木马先给陆逊见礼,陆逊一笑,知道木马是有意讨好自己。要说他们异族的人,确实是不太在乎这个,也就是汉人,确实是比较在
 
意这个礼节。当然了,木马他也是入乡随俗,反正都到汉人的地盘上来了,你不按照汉人的规矩做事
 
    儿,那肯定是更吃不开啊。所以陆逊都清楚,他木马要是还用他们异族那套,那肯定是不好使。此时陆逊对他说道:“木马你坐吧!”“是!多谢先生!”木马觉得汉人这个太费劲,这在南蛮那边儿,都已经这么熟的人了,哪有那么多的客套,进来就坐下,然后就
 
说事儿,根
 
    本就没这么费劲过啊。也不是说异族的人就一点儿礼节都不讲,可确实,真就没这么多,这是肯定的。当然了,大汉周边的那些异族,受到汉人的影响也不少,所以很多人,尤其是上位者,是很清楚汉人都是怎么做的,他们都知道,而且不少人也都效仿,这个是没
 
错的。
 
    毕竟在绝大多数的异族看来,汉人的骑兵没有自己的骑兵厉害,但是汉人的很多东西,却是自己这边儿都没有的。而且很多东西,都是很好的,是自己这边儿应该去学习一下的,所以……而显然,礼仪那些皮毛的东西,也被他们学去了。当然异族的人不会认为那些
 
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,说实话大多数人都嫌麻烦,但是和汉人打交道,你还不能不懂这个不是?因
 
    此,这个因为需要,所以他们都懂了。对于木马这样儿的身份地位的,尤其他还对汉人那么了解,所以他还能不懂吗?此时他坐下后,陆逊对他说道:“主公有信送来,是特意让你……”陆逊可没让木马看信,不为别的,实在是木马不认识字。说起来异族的人,会
 
说汉话,那就
 
    算是不错了,真让他们认识汉字,那可没有几个?毕竟会说汉话的,都不容易学,所以就更不用说是其他的了。而且可以说和汉人打交道,说汉话,那基本上都是必须的,但是认不认识字,那都无所谓了,毕竟有多少东西非得是用字才能交流的呢?所以说说话就可
 
以了,还用不到字什么的。就是木马,他和汉人打交道,也用不到汉字啊,就是说话,足够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是不认识字的,这都没什么奇怪。在异族人中,会说汉话的,不一定就认识汉字,确实是太少了。但是能认出来不少汉字的,甚至更多的异族之人,那是绝对会说汉话的,必然了。听到陆逊所说,木马是连连点头,心里更是乐得不行。心说,这他娘的自己终
 
于是有用武之地了。说起来自己跟着自己主公从南蛮出来,带了不少猛兽来到了汉人的地盘,可惜
 
    的是一直都没有自己表现的机会啊。可不是吗,主公带兵打仗,除了攻城就是攻城,根本就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,毕竟你总不可能用猛兽去攻城吧,那能有用?所以木马也是有点儿心灰意冷,关键是自己一下就变成没什么用的人了。哪怕就是从南蛮那送过来的藤甲
 
,都有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